取名的講究:不可缺了風雅

Published by Expert Team on

我國姓名自成一門學問,不像西方人固定就是John、Mary那些。我總覺得取個意義深遠或是風雅傾城的名字,遠比算筆劃避衝克的考量來得重要。

原因在於中文姓名往往可形成一個有意義的“詞”,這個意義也是我們給予別人的第一印象,可以讓人有所聯想,也從其中獲得簡單的資訊,藉此稍為理解此人家世背景與家長對他的人生期許。

古人中像是張若虛、孟浩然或元好問,都可想見其人品學識;而石延年、辛棄疾或蒲松齡這樣的名字雖不脫傳統,但因反應了我國重視生命的觀念,也別有一番風味;當代漢學家劉若愚、施舟人;法籍作家程抱一,漢文名字皆頗有特色。

因此如果只是把不相干的字湊在一起,那麼我國姓名所獨有的功能就消失了,給人的第一印像也就平淡而朦朧。

取名字一方面對中文本身的意涵與音韻要有一些敏感,有些諧音不雅或意思過於纖弱而近於文藝腔者,也許都可考慮避免。

有人認為一些姓氏天生佳妙,在姓名中大佔優勢,像明人張潮在《幽夢影》裡說:“如華如柳如云如蘇如喬,皆極風韻。”我卻覺得姓氏無分雅俗,只看如何搭配。

如張潮以為“牛”姓不雅,但在《儒林外史》裡有位讀書人名為“牛布衣”,咀嚼一下也真有風味;而那在《三國演義》裡被關公斬於刀下的華雄,雖然姓“華”,但名字平凡也只能在小說裡跑龍套了。

不僅是人的姓名要緊,店面公司乃至於城市國家名字都重要。翻譯地名過去重風趣而今日重諧音,像“三藩市”、“舊金山”都比“聖凡西斯科”有更多的聯想,彷彿移民時代的波濤仍然拍岸;而徐志摩將意大利的佛羅倫薩寫成翡冷翠,詩情便翩翩而出,樹林、房捨與夢想都染上了淡淡的綠色。

來源:網上資源

回到網站首頁,觀看更多資訊。按此